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

206 禽山之役15

  

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免费阅读]

   http://www.11adam.cn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

   啵啵离开了朱雀山后,由小幺一路护送,抱着两个孩子,好不容易找到了冥日,哪知道竟看到了这一幕。

嗤——

刀刃刺穿冥日的翅膀,将他是钉在了山壁上。

“住手,你们不能那么对他!”

啵啵满脸泪痕。

她怀里,两个孩子哇哇的哭了起来。

“啵啵,快走,快点,带着她走。”

冥日身受重伤,此时也知道,自己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。

好在,在他临死前,还能看啵啵和孩子们一眼。

他的孩子们……冥日不舍的看着啵啵和他们的孩子。

两个孩子很健康,一男一女。

面对如此的变故,两个孩子都没有啼哭,他们只是瞪圆了大眼睛,茫然的看着这一切。

“那两个,就是妖人结合生下的杂种?”

战痕眼看冥日被擒,面露喜色。

他看了眼啵啵怀里的两个孩子。

啵啵将两个孩子抱得更紧了。

她怒视着两人。

“你们为什么要咄咄逼人,冥日当了妖盟的盟主后,就一直遵守规定,和人和平相处。把人抓走的,是其他的妖禽,你们为什么不调查清楚,就颠倒是非黑白?

“颠倒是非?你一个与妖苟合的人族叛徒,懂得什么是是非黑白?”

夕雾不屑道。

“会不会说人话,我看你们比妖也好不了多少,二对一,还偷袭。”

小幺愤恨不已,怒视着那妖蝠。

“教官。”

山顶上,奚玖夜和司轻舞等人已经赶到了。

那妖蝠偷袭得手后,就飞快飞上了山峰,落在了奚玖夜身旁。

奚玖夜赞许的冲着妖蝠也就是楚楚点点头。

若不是楚楚提醒,他也不能那么快找到这里来。

“其他人呢?”

司轻舞没有看到其他学员,尤其是她最恼恨的辛霖等人。

“楚楚说,在下面的石窟里。你打算做什么?”

奚玖夜见司轻舞已经下了山壁。

“当然是‘救’人。”

司轻舞冷冷一笑,人已经哧溜一声,顺着山壁下去了。

奚玖夜迟疑了下,终究是没有跟下去。

教官们眼下正对付妖王,没有心思理会石窟里的人。

只要杀了眼前的这妖王,必定震动整个华国狩妖界。

奚玖夜依旧不敢放心,楚楚说过,那红月使就在附近。

可四周并无人踪,虽然,他已经让其他学员查看了各处。

司轻舞顺着山壁往下,她将灵力覆在手上,就如壁虎般,攀爬而下。

“辛霖,你若是落到我手上,我必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司轻舞冷笑一声。

石窟内,其他人也在入梦术的作用下,感到昏昏欲睡。

“放心,我会保护你。”

辛霖眼看着巫扈挨着自己坐下,还以为这家伙是怕死,想要自己保护他。

她强打起精神来,她可不能睡着了,必须保持清醒。

可睡意愈来愈浓,辛霖的脑袋已经不自觉靠在了巫扈的肩膀上。

巫扈也闭上了眼。

秦川初时还有一些清醒,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也感到力不从心。

石窟里,众人都已经昏睡了过去。

随着凌光的入梦术的施展开,禽山内的妖兽们也都被感染了。

地上跑的都停了下来,水里游的沉下水去,天空飞的也都栖息落在了枝头,禽山里,一时之间,变得万籁俱寂。

“果然让我找到了。”

此时,司轻舞也已经下滑到了石窟入口。

她也有几分机灵,留意到这一处石窟最大,看样子应该就是头目居住的。

她往里一看,不由面色一喜。

辛霖!

辛霖和她的几个同伴就在山洞里。

只是不知什么缘故,众人都昏迷了。

很可能是那妖禽头目使了什么手段,这也正和了司轻舞的心思,不费吹灰之力就收拾了辛霖那个小贱人。

司轻舞并不知道,这是因为入梦术的缘故。

她只感到了头有一些昏沉,可是她身上,那一件灵宝发出了微光,那种昏沉感就消失了。

司轻舞的目标就只有辛霖一个人。

她向辛霖走去。

此时的辛霖,已经陷入了昏睡中。

睡梦中,她正和凌月在教训司轻舞,她嘴里说着梦话。

“司轻舞,让你再敢仗势欺人。”

司轻舞柳眉倒竖,美眸里迸射怒火来。

她抬手手掌,就朝着辛霖的天灵盖击去。

电石火光之间,司轻舞的手被人握住了。

那人的手,就如铁钳般,司轻舞一时之间,竟挣脱不了。

眼前多了个男人。

“巫扈?”

司轻舞没想到,阻止自己的人,居然是巫扈。

“司轻舞,学员之间可以相互竞争,但是不可以相互残杀。”

巫扈沉声道。

“滚开,你再碍手碍脚,我连你一起收拾了。”

司轻舞根本没有把巫扈看在眼里。

她提起灵力想要连这个碍眼的老师一并收拾了。

“看样子,你还是老样子,冥顽不灵。”

巫扈冷冷一笑,就见他手上发力,司轻舞顿时变了脸色,大叫一声。

“你!你做什么!”

司轻舞感到手疼痛不已。

不仅如此,她发现,自己体内的灵力在消失,在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吸走。

她惊恐的瞪大眼。

“你做了什么?我的灵力!”

她的灵力,以可怕的速度在消失。

司轻舞已经是白银狩妖人,灵力可不弱,可在这个她看不起的普通老师面前,她却毫无招架之力。

对方就如一个黑洞,将司轻舞的灵力吸收的一干二净,而司轻舞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多年修炼而成的灵力被收割。

“你这样的人,成为狩妖人只会害人害己,不如我帮你个忙。”

巫扈说话间,司轻舞体内的灵力已经被彻底吸收一空了。

不仅如此,她感到自己体内的筋脉如同被撕裂了般。

完了,全完了。

她的灵力,消失了!

司轻舞昏死了过去前的一瞬,只有一个念头,她完了。

只可惜,她再醒来时,眼前发生的一切,她都不会再记得了。

做完这一切,巫扈看了眼身旁的辛霖。

她依旧是闭着眼,靠在一旁的石壁上大睡特睡。

巫扈随手脱下了外套,盖在了辛霖的身上。

他踱到了石窟口,面上多了一副古怪的面具,身影一逝,消失了。

  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